作者,偶尔写诗,喜欢电影

My Captain(一)

配对:Zach/Chris,S/K

简介:现实向,三部曲电影穿插各种生活片段,悲甜相织的基调

(如果喜欢请留言,以鼓励略懒的作者往下写~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一章

O Captain! My Captain! our fearful trip is done;

The ship has weather'd every rack, the prize we sought is won;

The port is near, the bells I hear, the people all exulting,

While follow eyes the steady keel, the vessel grim and daring:

   But O heart! heart! heart!

       O the bleeding drops of red,

           Where on the deck my Captain lies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Fallen cold and dead.


哦,船长,我的船长!我们险恶的航程已告终结,

船已安然渡过惊涛,我们的奖赏已在手中。

港口不远,钟声可闻,万众在欢呼,

目迎舰队从容返航,我们的船坚稳无畏。

    可,哦,心啊!心啊!心啊!

       哦,殷红的血滴流淌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甲板上,那里躺着我的船长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已倒下,冰冷,死去。

 

      Zach在试镜的时候,看到外间等着的演员,人群中,他一眼就认出Chris来。很快,就轮到他俩对戏,他看着那双蓝眼睛,他明明认识这个人,记忆里却不记得曾有这么一刻——那双眼睛像泳池的深处,里头泛着水样的波光,牢牢吸引住他。

      他被诱下那汪深泓,忘了台词。

      JJ从监视器里抬头,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Zach和Chris,心里暗想,就他俩了。来应征的金发小伙太多了,他本来还犹豫不决,Zach帮他搞定了Chris。

      后来的采访中,曾有主持人问起过彼此的印象,Zach说两人对台词的那刻,他就觉得“他是那个选择。”Chris侧脸看向他,用他招牌的,让人愉悦的笑容回应,“当时感觉很美妙。”

      正式开拍进棚后,Zach和Chris都觉得棒极了,JJ很亲和,剧组里老的小的都有,可以学得很多,所有人没多久就混熟了。

      于是Zach很快发现了Chris的怪毛病,这小子就是个填不饱的无底洞,上一秒还是个正常的人类,下一秒就成了个饿鬼,该死的是他还怎么都吃不胖。

      拍摄Kirk故意激怒Spock的那场戏时,Zach要按剧情先发怒地推开Chris,之后紧接着是两人实力悬殊的交手,最后以kirk差点被掐死在控制台上结束。

      正式开演的时候,Zach一推之下,Chris并没有如他所料的那样在几步外站住,随后冲上来和他继续交手,而是直接踉跄着摔了出去,力道之大甚至将舰长椅都撞翻了。 

      Zach惊得愣在当地,浑身血液刹时凝住,时间过去了一两秒,却长得像有十分钟,这时片场里才传出不少人“哦嚯嚯”的闹声,气氛随即缓和了过来。

      Chris摇摇晃晃地爬起来,脸上挂了些彩,他低着头,嘴角带笑,明显有些尴尬,很快又抬头看了一眼Zach,习惯性地咬了咬唇,嘴边企图掩饰的笑容还挂着。

      Zach松了口气,还好,只是场虚惊。

      Chris走回原来的站位,Zach伸手搭了下他的肩膀,关切道:“抱歉,我没控制好。没事吧?”虽然他很肯定自己是控制了力量的。

      Chris拍了拍他搭着自己的胳膊,一本正经道:“没想到瓦肯力这么猛。”

      所有听到的人都被他逗笑了。

      Chris经过清理调整后,抬起右手,做了个可以重新开始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副导演的声音响起:“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  这场戏结束后,Zach刚要开口,Chris就先道:“没事,真不是你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  他一只手叉腰,另一只手捂在嘴上,好像思考着什么难题,一时难以启齿。很快,他移开手掌,蓝眼睛闪烁着,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我想我是饿了。”

      Zach愣了足足有两秒,然后毫不掩饰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第二天拍摄的时候,中间转场,Zach瞅着空,神不知鬼不觉递给Chris一根能量棒,Chris 夸张地看了看Zach,无声地做了个“啊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  Zach挑了挑眉毛,那意思再明显不过,要不要,不要拉倒。

      Chris闪电般抓过能量棒,背过身子吃起来,Zach往中间挪了点,自然而然将Chris挡到了更暗处。

      两人立在摄影棚内没有打光的阴影区,远处片场的聚光处更像是世界的中心,所有人正全情投入那里所发生的一切中,只有Zach和Chris,此刻游离在外。

      Zach有种被放逐的悠远感,好似从宇宙的暗处看着地球,他能清晰地听见背后传来好似仓鼠啃东西的咀嚼声,脑中甚至浮现出画面,鼓着腮帮子的啮齿小动物,正捧着纤细的爪子吃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  莫名地,身后的声音渐渐充斥成了主音,舞台上传来的各种动静反倒落寞作了背景。

      Zach立在灯光与暗影的交接处,无声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多年后,Zach问Chris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Chris想了想,说:“那根能量棒。”     

    “Sounds logical.”Zach还记得自己的回答,星际里他的标准台词。

      是的,对于一个吃货来说,这真是太TM符合逻辑了。

      那么,他后悔递出那根能量棒吗?

      不,哪怕行到宇宙的尽头,Zach还是那个词,不。


      拍摄开始几周后,某个明亮的LA清晨,Chris睡颜惺忪地来到棚里,Zach已经精神奕奕地等在那儿了。

      Chris觉得JJ找Zach来演Spock真是太对了,每天风雨无阻起得比树林里的鸟儿还早,单单粘个尖耳朵就要用去两小时,还不算别的化妆,然后还有那些又长又拗口的台词,要是换了他来演,那绝对是场灾难。然而Zach竟然还能做得十分完美,Chris实在是有些佩服这个人的。

      这一天天气虽好,演戏却很不顺,Chris有个镜头NG了三十多遍还没有过,更要命的是,那个镜头需要和Zach对戏,Chris不可抑制地急躁起来。

     JJ叫了停,他举起手,比了个“十”,意思是让演员们休息个十分钟,Chris走到一边,垂着头,撑开左手虎口,用力揉了揉眼。

      Zach慢慢走过去,随手递给Chris一杯咖啡,Chris转头看他,“谢谢。”他显得疲惫而落寂,“抱歉,我大概昨晚没睡好。”

      Zach点了点头,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  Chris看着Zach,他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敷衍的意思。

      NG三十多遍,这个男人是真的乐意包容他。

      Chris忽然有种被人塞进被窝的感觉,仿佛寒冷冬夜,冷到骨子里沮丧孤独的时候,有个热被窝捂着你,那种暖到心里的热气。

      Chris没有再说什么,电影拍了快两个月了,两个人已经很熟,熟到可以就这么喝着咖啡,看着氤氲的白雾腾起,然后静静地并排站着。

      Zach却突然出声道:“为什么越来越紧张?”

      Chris还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,就像他的心暴露成了个靶子,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,有人用一句话就击中了靶心。

      他不是个容易被看穿的人,容易被看穿的人,根本不能演戏,更不用说做个好演员。

      他埋下身体里那个靶心传出的震动感,就像真的靶子被射中后的那种余震,开口道:“有一年我在‘希腊剧场’里演出,那时我还是学生。你知道那个剧场?”

     “知道,在伯克利,有名的露天剧场。”

     “我的导师总觉得我的声音不够响,不够让每个人听到,他后来在那大声骂了我好几回。”

       Zach马上有了代入情景,他是个演员,也演过不少舞台剧,可以轻松脑补当年的Chris经历的场景,所有的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  他忽然想起,从他们共同的朋友PJA那儿听来的话,“有次和PJA喝酒,他和我说你学生时代很腼腆。”

      Chris看着那双温暖的棕色眼睛,嘴角扯了个笑,“谢谢你给我留面子,准确的说,我那时几乎没什么自信,敏感,害羞,总是害怕把事情搞砸。”

      Zach倾过身凑到Chris耳边,举起一只手挡住两人,悄声道:“放心,JJ不是詹姆斯。”

      他做得有些夸张,Chris瞬间笑了,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詹姆斯·卡梅隆,好莱坞最著名的大导演之一,有名的片场暴君。

      Zach在暗示Chris,不用担心JJ会发火,他同样在暗示,Chris过去的那个戏剧老师就是个片场暴君似的混蛋。

      Chris心里又淌过之前的那种感觉,那种捂被窝似的暖意变得越发清晰,就像他刚刚被咖啡暖了的胃。

      Chris太敏感,几乎立刻就意识到Zach把他完完全全当成了自己人,为了让他放松下来,不惜调侃了一把在业界有生杀大权的名导,按理,对着才熟悉没多久的人说这种话,并不明智。

      这时,场子里JJ举起了手,喧嚣渐渐散去,Chris和Zach放下咖啡,重新回到灯光下。

      这回,Chris一遍就过了。


      拍《星际迷航》这部戏几乎不用出外景,能够大部分时间在LA的好处就是,休假的日子可以方便地安排各种事,比如看牙医。

      Zach要去例行美白牙齿,他推门进了诊所,拐过走廊,向前台通报了自己的预约,护士还在翻找名字,里间诊室的门被拉开了。

      Zach反射性地抬头望去,惊诧道:“Chris?你和我一个牙医?”

     “嗨!”Chris看起来也颇为意外,他伸手张开五指,Zach迎上去,和他击了个对掌。

      Chris笑着,调侃接道:“是啊。LA很小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大片的拍摄任务总是很紧,每分钟都在烧钱,演员们连轴转几周后,被放了个双休假。

      Chris和几个朋友去城外的威尼斯海滩放松心情,午饭过后没多久他又饿了,只好独自往沙滩旁的小吃摊摸过去,脑子里想着除了热狗,还有没有别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沙滩上,他带着墨镜随意走着,绕开横七竖八躺倒的人,一双男人的大长腿伸到他面前,从放松的姿态看,显然主人睡着了。

      Chris正要绕过去,鬼使神差地侧脸望了望太阳伞底下的人,那人盖在脸上的杂志滑下了大半本,睡得正香。

      Chris笑起来,他顺手脱下墨镜,站到太阳伞底下,是Zach没错,看起来他是一个人来的。

      Chris取下Zach脸上的杂志,睡梦中的人感觉到动静,悠悠醒转过来。

      Zach睁开眼,烈日下,一个年轻瘦高的身影挡在他跟前,背光之下,他几乎完全看不清那人的面容,只有阿波罗神祗般的姿态线条立在那儿,提醒着他,这是个多么漂亮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他唯一能肯定的是,阿波罗的金发和他想象中的一样耀眼。

      显然,刚刚从太阳底下醒来的Zach有些晕眩,他是个gay,这会儿有个希腊雕像般漂亮的家伙主动送上门来,他今天是走了什么狗屎运?

     “嘿,LA很小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 Zach猛地听到熟悉的声音,嚇了一跳,正要坐起的身子僵了僵,竟然是Chris。下一秒,他轻易地隐藏起真实情绪,撑着手,干脆站了起来,他做了个“give me five”的姿势,Chris热情地击掌回应,两人随意聊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“哦,我要去买点吃的,你去吗?”Chris终于想起了正事。

      Zach笑起来,想Chris到底有没有不饿的时候,他摇了摇头,“下次喝酒叫我。”

     “那要换个海滩。”Chris很肯定道。

      威尼斯海滩禁酒。

     “没问题,下次我来找地方。”Zach回他。

      傍晚返城吃饭的时候,Zach被堵在了日落大道上,他看着绵延几公里的车流,想着LA比他的家乡匹兹堡足足大了几倍,快赶上纽约了。

      此时,正要落到地平线下的火球挂在车窗的后侧,红得像滴血,天空则蓝得要命,像Chris的眼睛,Zach想着,脑子里回响的全是Chris的声音,他那些含混不清的尾音,带着一点点沙哑的性感,跳跃着在他脑中循环播放:“LA很小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车中的反视镜里,映出Zach渐渐勾起的嘴角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注:文中基本化用真实梗,来自各类视频和文字访谈。

Chris曾谈过他在希腊剧场演出被老师训。

LA其实所有沙滩都禁酒,不过跑到那些长长的Deck上的店里就ok了,有些海滩这种地方少,有些就挺多的。


Chris被Zach推倒那场戏,第一张右边还能看到Chris倒下的脚,Zach真是呆了。


《My Captain》其他章节链接

评论(14)
热度(79)

© 尤兰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