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,偶尔写诗,喜欢电影

My Captain(十三)

配对:Zach/Chris,S/K

简介:现实向,三部曲电影穿插各种生活片段,悲甜相织的基调,基本都是真实梗。

注意:本章的戏剧性情节皆有依据,文后会详细说明,当然真真假假才是小说的本质。

(如果喜欢,欢迎留言交流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十三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送走了Katherine后,Zach满脑子都是他俩刚刚说的那些话,来来回回就像乱雨翻覆,他坐在那儿发了好一阵子呆,突然从脑中抓住了什么,连忙掏出电话拨通了Leonard Nimoy的家,老爷子自个儿接的电话,他很快听出了Zach的焦虑。

      “怎么了孩子,稳住别急,告诉我发生了什么,我要怎样才能帮到你?”

      “Leonard,我有件很重要的事,我需要个老人,知道演艺圈许多事的那种,尤其是派拉蒙影业的事。你有合适的人选吗?” 

      “呵,孩子,你可找对人了,直接来问我吧。”

      Zach挂了电话,就冲去了车库。半小时后,他站在了LeonardNimoy的门前,二老热情地接待他,然后老爷子把Zach引进了他的小客厅。

      他给Zach倒了杯威士忌安神,“说吧,Zach,你想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  Zach踱着步,不安地问:“我好像有那么点印象,派拉蒙是不是和黑道有牵扯?”

      Leonard放下酒杯,用他Spock似的冷静论断道:“不是牵扯,如果不谈已经倒闭的米高梅,派拉蒙应该是六大影业中最具黑道势力的。”

      “怎么,Zach,你惹上麻烦了?”Leonard皱起眉来。

      “不,不是我,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老爷子的眉头随即松开了些,“那要看你的朋友惹上的是什么样的麻烦。毕竟到了今天,公司早就洗白了,只要不往死里怼上层,应该不会有什么要命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坏掉下一部3亿美金的投资,不,还不止这个数,谁知道他们准备拍几部续集,把圈里所有捧起他这棵摇钱树的人都得罪光,如果这还不算往死里怼。

      Leonard还在继续解释,“我知道他们现在处理大部分问题,都是用钱解决的,毕竟已经过了打打杀杀的年代。像92年洛杉矶暴动那样,几天里火拼掉上百人的事,不会再发生了。” 

      “我好像记得是五十几人?”

      “那是官方数字,有当时重伤后来陆续死掉的,有之后余波中牵连死的,还有些人死在帮派内部,根本就没人知道,上百人这个数字,咱们这些LA的老居民还只是保守估计。

      当然这些只是街头暴动,但由此可见这个城市根深蒂固的帮派问题。Zach你不是在这儿长大的,有些事不了解很正常。美国电影圈最早起于芝加哥,20年代后期LA开始繁荣,这些地方都是最早的黑帮聚集地,没什么能逃出他们的手掌。”

      老爷子抬抬眉毛,摊手道:“亲爱的,你想听派拉蒙的故事?创始人阿道夫·祖克在大萧条中丢掉公司之后,曾发誓夺回来,他后来靠的什么?就是靠的黑帮,才从金融巨头手中夺回了产业,之后派拉蒙就越发和黑道扯不清了。

      从30年代起,你会发现每个时代派拉蒙都有黑帮片问世,《教父》当然是其中最有名的,没有纽约五大帮之一的Colombo家族鼎力相助,片子根本不可能在纽约顺利拍摄。”

      “Colombo,这个词的发音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嗯,你发现了,简直没法不让人想到片中的那个纽约Corleone(柯里昂)家族,这就是当年黑手党的做派,都懒得在电影里掩饰,扮演教父长子的James Caan干脆就是道上来的,还有后来的《勇士》一片……”

      老爷子开始饶有兴致地讲了一通古,末了说到公司最新一任CEO,Brad Grey。

      “你知道Brad 原先是个什么角色?最有名的作品是《黑道家族》,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大影业的电视剧制作人!你以为他凭什么坐上派拉蒙这个位置?”


        回家的路上,车才开到一半,Zach就不得不熄了火停在路边上。

      他一头磕到方向盘上,好半天才坐直身子看向挡风玻璃外的黑夜,除了他自己的车灯,四下再无半点光芒。

      他的脑中不停回响起Katherine的话,“你不知道,我怕他们会想要弄死他,我感到害怕。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他是有多蠢,根本没明白她说的是真正的死亡,是真正见血的手段,他完全没搞明白对手是谁,就跟着怂恿Chris。

      Katherine能那样克制地来找他,简直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 Zach开始想到过往那些吸毒、酗酒过量被报自杀的明星们,一个个名字从他的脑中蹦出,他们中的不少也曾被传是他杀,他从没当真过。

      第一次,Zach对他所在的圈子感到极度陌生,感到过往的自己可能天真得近乎愚蠢。他无法停止猜测那些自杀的明星中,有多少可能只是不想再被摆布,想过回自己的人生。

      在这个世界的某些地方,如果你挡了别人的财路,如果你不愿再向权力屈服,人们会有一万条理由来剥夺你的生命,造也要造出来。

      哦,Chris,你明明知道派拉蒙是什么样的,一家三代都在这些人底下讨饭吃,你真的是不要命了。

      Zach在愤怒中抓起电话,他在生自己的气,也在生Chris的气。

      Chris听见Zach打来电话,显然非常高兴,“嗨,想我了?”

      “Chris! 你个混蛋!你怎么不告诉我惹恼派拉蒙的下场!他们捧红的人敢让他们在全世界面前丢脸,敢黄了《Star Trek》往后每部几亿的票房,Captain Kirk竟然是个gay,你TM的根本等不到影迷向你丢石块,就先被他们处决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Zach!你发什么神经!公司早就洗白了,合法了,没我演Kirk,也会有别的人来演。他们要变着法告我违约,大不了告得我倾家荡产,继续回去过穷日子!我就不信都21世纪了,他们还真能要了我的命!”

      Zach咬着牙,直到把下唇都咬出血来,才让自己放弃生出来的念头——他想对着电话撒谎:Chris,你不怕,可我怕。

      他本可用这最深的谎言来让Chris放弃,让他心碎,然后一了百了。

      然而他不能那么做,不能用谎言来对所爱。他爱他,也一点不怕,他不怕因Chris惹上任何人。他离经叛道的人生始终在和庞大势力做着斗争,从前是天主教会、恐同组织,现在再加个黑帮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
      Chris在Zach长久的沉默后,反问道:“Zach,你怕吗?”

      “不。我不怕他们任何人。我说过,如果墙要倒了,无论如何我都会挡在你前面。”

      “Zach,等我,我现在就过来!”Chris在电话里高声喊。

      Zach站到门前掏钥匙的时候,Chris出现在走廊里,他小步跑上来,有些惊讶,“你刚在外面?” 

      “嗯,去拜访Leonard了。”

      Chris恍然大悟,“怪不得你听来了一大堆派拉蒙的事,都是些陈年八卦。”他总结道。

      Zach笑起来,笑得温煦如春风,笑得Chris扑上去吻他。

      Zach回吻他,心里却像被巨石碾压着,就在Chris挂了电话后,在他重新上路时,他已做了最终的决定。

      房门被推开,他俩一起进的屋,月色被纱帘遮掩起来,夜空朦胧。

      他们缠绵拥吻,温柔爱抚,长久地凝视,互相深深索取……

      这一夜似乎什么也没有变,所有美好如昔。

      早上Chris离开的时候,Zach从后拥着他,迟迟不想放开,“Chris,是不是我做什么,你都不会生我的气?”

      Chris抓起Zach搁在他腰间的手,装模作样掰了下,“只有一条,你不再爱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不会,那永远不会发生。”


      当晚Chris给Zach电话的时候,他没有接,然后他又打了两个,他都没接。第二天,Chris给Zach发讯息留言,他仍没有回。

      Zach之后就直接飞回纽约去了。

      Chris开始像疯了似的给Zach打电话,Zach就是不接,他最终回了Chris一条消息:“我想我们分开一段时间会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  “Zach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“就是字面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 Zach在纽约的家中失眠了,清晨准备离开的时候,他拉开公寓的房门,发现Chris斜靠在门边上。屋子里的光线透过过道射入走廊,Chris在那微弱的光里抬起通红双眼,他满脸胡碴,整个人憔悴失神。

      “Chris!你怎么在这儿?”Zach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“我坐凌晨一点的班机飞过来的,然后从纽瓦克又坐了很久的计程车到的这儿。”

      Chris的表情像个无助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“哦,Chris。”Zach再忍不住,伏下身,一把抱起Chris,将他拽进门里。

      “傻瓜,你怎么不叫醒我?”

      “说实话?”

      “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怕你屋里有别人,我……唔”

      Chris后头的话,被Zach堵在了嘴里,他吻他,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,不,好像比从前任何时候都更急迫地想要他。

      有个声音从Chris心里冒出来,Zach还是爱他的,他觉得满足,溺在那片爱里。

      “傻瓜,你就这么坐着红眼航班不管不顾地飞来了?”Zach放开他,温声问。

      Chris点头,“我得问个清楚,Zach,不然我会疯了的。”

      “先去睡觉好不好,Chris,我下午就回来。等我回来我们再谈。”Zach哄着Chris,将他拖到床上。

      Chris被裹进被子里,床上到处是Zach的味道和体温,他终于可以安心地合上眼,睡去。


      Zach傍晚回来的时候,Chris正在照顾Noah和Skunk,他听见开门声,抬起头来冲着Zach笑,那是个介乎男人和男孩之间的笑,是满满的希冀,爱意和一点点羞涩。

      他站起身,高兴地几乎是蹦向门口,“Zach!”

      这一幕,击碎了Zach的心。

      他的爱人毫无所觉,而他却在酝酿人生最黑暗的开场。

      “Chris,我们分开一阵好不好?”当Zach听到自己的声音时,发现自己出奇地平静,就像墓地里特有的平静。这样也好,后面的话要说出口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  Chris出乎意料地没有暴跳起来,他放开Zach,看着他,脸上更多的是疑惑不解,好像完全听不懂Zach在说什么。在彼此长久的沉默后,Zach脸上的表情终于让Chris意识到,他说了什么,以及,他已经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  “Zach……”Chris开口时,他俩都被那发颤的声音吓了一跳。Chris深吸一口气,试图稳住自己,然而声音依旧止不住地轻颤,“我做错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  Zach看着他,他以为自己承受得来,却原来根本高估了自己。

      他都快认不出Chris了,他看上去随时会碎掉,却仍努力把他自个儿拼在一处,用这只手支撑那只脚,用这些零散的躯体零件勉力支撑着站在那儿,等着他宣读判词。 

      “Chris,”Zach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流泪了,他开口时,才发现嘴里是咸的。他抹了把脸颊,发愣地望着沾满泪水的手指,他轻轻将它们握成拳,垂到身侧。

      “不,Chris,是我的错,和你一丁点关系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“Zach,你不爱我了?”Chris得撑到把问题问完。

      Zach不得不走上前一步,他怕他会出点什么事,“不,Chris,我爱你。”他直视那双蓝眼睛,痛苦道,“我是那么爱你。”

      “那为什么我们要分开?”

      Zach脸上全是泪,哽咽让他花了些功夫才说出话,“Chris,这世界,不是相爱的人都能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“Zach,理由!给我理由!”Chris终于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  “我怕了,你说得对,是我怕了!”这是Zach早就想好的答案,他不想骗Chris,却想他误会。

      Katherine来过,Leonard证实了消息,这几天他又旁敲侧击地问过不少人,他已经知道他会毁了Chris的事业,毁了他的名誉,毁了他所有的努力,毁了他看得见的辉煌未来。如果这还不够,他现在甚至会害他送命,为了难以计数,起码按亿计的金钱,为了警示所有胆敢挑衅秩序的人,那些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。 

      最最要紧的,是Zach赌不起,那是Chris的命,没有万一。

      留给Zach的只有一条路。

      就让Chris误会他害怕那些压力、罪名,那些无关紧要的事好了。他确实怕得要死,他敢在全世界面前出柜,却没胆让他的爱人做同样的事。

      Chris什么错也没有,他甚至没什么柜可出的,他唯一的错是爱上了一个叫Zachary Quinto的人。

      Chris听到了Zach的答案,那些身体零件就再也支撑不住他了,他本能地伸出手,Zach接住他,两个人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“Zach,你说过你不怕的……Zach?”

      Chris从表情到声音,都在慌乱地恳求。

      Zach突然一把将他抱到怀里,紧紧地,拼尽所有力气地搂着Chris,“我们就像现在这样好不好?一直这样下去,悄悄的,不让任何人发现。”

      这一刻Zach只想做鸵鸟,他明知这话多丧失理智,他仍说了出来。他只是个深陷爱中的人类,上帝知道,Chris那样求他,他眼看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  于是上帝有那么一刻似乎真的听到了Zach的心声,下一秒,反倒是Chris轻轻摇着头道:“没用的,Zach。你知道的,除非我俩都不再演戏,否则狗仔迟早会抓住我们的,这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“这只是时间问题……”Zach无意义地重复着,经纪人的话重新闪现,好似兜头冷水浇了下来,他顿时清醒过来——等到被狗仔曝出来,Chris会死得更惨。

      一切都是死局。

      “啊——!”Zach难以抑制的痛苦绝望从深渊里漫上来,层层将他吞噬。

      “Zach!”Chris抱紧他,觉得那深渊里的东西也一并将他吞灭了。

      他最终无力道:“我答应你,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夜,侵入进来,纽约下起了冷雨。

  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时间都成了灰烬,Zach躺在Chris的耳边呢喃,“Chris,你不知道,你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直至天明,Chris始终没有等到Zach的下半句。


      第二天,雨依然淅淅沥沥地下着,Chris起身去赶早班机的时候,Zach其实早就醒了,却不得不继续装睡,他不知道该怎样和Chris告别。

      当Chris带上门时,那声音就像敲响了丧钟。

      Zach过了许久,才颓然起身,他穿过客厅时,发现桌上留着一封信。他打开折着的纸,那是一页从日记本上撕下的横线纸。

哦,船长,我的船长!我们险恶的航程已告终结,

船已安然渡过惊涛,我们的奖赏已在手中。

港口不远,钟声可闻,万众欢呼,

目迎舰队从容返航,我们的船坚稳无畏。

    可,哦,心啊!心啊!心啊!

       哦,殷红的血滴流淌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甲板上,那里躺着我的船长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已倒下,冰冷,死去。

 

      Chris在诗句的末尾处留了一行字:你的船长被他的大副所杀(Your captain was killed by his first officer.)

      Chris最后写下的几个字母,几乎划破纸背。

      Zach捏着那页纸,重得让他根本提不起来,他不得不痛苦地闭上眼。

      想起07年拍摄至今,七年间无数欢声笑语、惆怅困苦,皆汇成浪向他涌来,回忆令人窒息。他们这一路,票房大胜,收获无数影迷,那么多精彩时刻……

      是的,万众欢呼。

      他们的进取号还是那么坚稳无畏,还有无数续集等着它去启航。

      然而他的船长,他的Chris,却已经被他伤得鲜血淋漓,冰冷地躺在甲板上。

      是的,Chris一个字也没说错。

      Zach想着,他应背下所有的罪。

 

      两万英尺高空,澄净近神。

      Chris打开日记本,看着那条隐隐浮现的锯齿状撕痕,像难以弥合的伤口狰狞着,他提笔在后一页缓缓写下:

      What a strange, sad day it's been.

      多么离奇,悲伤的一日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注:

1. 好莱坞第一黑帮应该是米高梅,能在拉斯维加斯开赌场的也就他们家,其次应该就是派拉蒙了。文里谈到的派拉蒙和LA诸事都是事实,至于推断和联想部分大家见仁见智。

2. 关于Colombo家族和派拉蒙一起拍《教父》有多种说法,首先马龙白兰度的教父角色参考了家族创始人橄榄油大王的原型,尤其是他在家寿终正寝那一幕。其次Colombo家族和剧组的合作,也有多种说法,一种是Colombo家族和派拉蒙高层有联系,实际控制着部分股份,拍摄一开始发生的那点打砸抢只是造势;一种是说打砸抢威胁后,剧组就不敢再头皮硬了;一种是制片Al Ruddy根本也是道上的,开始只是没谈拢。

总之,后来的事实是,剧组顺利取景纽约的各个黑帮控制区域,剧组还进了好几个黑道分子,扮演大儿子的Jame Caan帮派跑腿出身,天天和Colombo家族的杀手“毒蛇”Persico混在一起,下手太重真的打断过演妹夫那位两根肋骨。扮演打手Luca的Lenny Montana是Colombo家货真价实的贴身保镖,据说他死的那场戏演得特别专业,因为人见过不少这种死法的。教父教子的扮演者Al Martino 是请的宾州教父Buffalino给自己做保才拿到的角色,这个角色的原型是美国歌王Frank Sinatra(前几章中《I've got you under my skin》的原唱),他是Colombo家族密友。

3. 迈克尔·杰克逊,希斯·莱杰,Prince,早年的玛丽莲·梦露,猫王(去世前正受FBI保护,即将上庭指控黑手党),菲利普·霍夫曼(05年的影帝,14年去世时体内发现四种毒品混合),瑞凡·菲尼克斯(River Phoenix 有不熟悉这位传奇的,自行搜图,然后推荐《我私人的爱达荷My Own Private Idaho》,看完一定圈粉。)

这些巨星都被怀疑过他杀,除了霍夫曼和菲尼克斯有过吸毒史,其他人疑点重重。MJ直接判的他杀。

【终于作者的好莱坞八卦大爆发了】

4. 网上曾有消息说,Chris的日记本被意外看到的人透露过几条,然后What a strange, sad day it’s been. 是其中一条。

 

 《My Captain》其他章节链接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

评论(18)
热度(48)

© 尤兰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