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,偶尔写诗,喜欢电影

My Captain(十五)

配对:Zach/Chris,S/K

简介:现实向,三部曲电影穿插各种生活片段,悲甜相织的基调,基本都是真实梗。

声明:我想起来说,本文可以随意转载,只要记得属我的名就行

(如果喜欢,欢迎留言交流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十五章

      7月的时候,PJA给Zach打电话,“听说你在LA处理房子?趁还没再租出去之前,办个聚会吧。借你那个院子,Babar说他做东!”有人做东,Patrick兴致可高了。

      Zach这个房东因为当天要出去办事,到的时候反而有些晚,Patrick在热情地招呼朋友,Babar 则亲自做着服务生,派对开得正high。

      Zach向四周看了看,他大致知道了朋友们都请了些谁,但没能看见某个身影,让他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  Zach慢慢挪到吧台,要了杯酒。

      他不想承认,他其实只想见Chris。

      忽然有人拍了拍Zach的背,他转过身去,溺在那双星空般的蓝眼睛里。

      六月的生日会上,他俩没能单独聊上几句,现在可以说上话了,却聊完了近况,就没了下文,第一次,Chris和Zach之间,有没有话说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他们喝酒,直到喝得都有些多了,Chris突然道:“Zach,我们这样也挺好,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 Zach心中咯噔,警钟大鸣,“Chris,你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Zach,别怕。我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闹的,我来就是想见见你,该死的,我很久很久没见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Chris,你六月才见过我。”

      “那之前呢,整整半年!”

      “Chris,你要拍戏,很忙,你的事业正在上升期。”Zach不知道明明也有情绪的自己,怎么就成了安慰人的角色。

      “Zach,你想我吗?”Chris问得直接。

      庭院里的光从后笼上Chris,他的金发和脸庞都闪着辉晕,Zach望着他的天使——他没法对他撒谎。

      “时时刻刻。”

      Chris目色变得幽深,摄人,“今晚我能留下吗?”

      Zach挣扎,无果,认命道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  “哦,见鬼,Zach。你不是说我们分手了?”Chris自己都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暴躁。

      “我说,我们分开一段时间。Chris,说分手的,是你!”Zach也被Chris惹毛了。

      “一段时间是多久?”

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,Chris。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会不怕了。”Zach想到了现实,泄了气。

      “Zach,你是因为我的原因才要疏远的,是不是?不是因为你自己。”Chris有些咄咄逼人。 

      Zach看着那双蓝眼睛,意识到Chris应该是猜着了他想分开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  “Chris,你记得Kirk有回在舰桥上问老骨头,如果位置互换,Spock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“我记得他说,Spock会让Kirk死的。”Chris已然明白了Zach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,他却仍忍不住嘴硬。

      Zach只是很平静地道:“你很清楚,他们彼此会为了对方做什么,会为了救对方不顾一切。Chris,如果我们位置互换,你只怕会做得比我更绝。”

      Chris无语,如果Zach是受到威胁的那个,他会做得更绝。

      要是他来处理,他们很可能老死不相往来,然后他的下半辈子就等着醉死在酒精里。或者走向另一个极端,他们中的一个已经出事,另一个也完了。怎么可能还像现在,还能站在一起聊天。

      也许他该庆幸,是Zach来处理这事。

      “Chris,和解好不好?我很珍惜现在这样的时光。”

      Chris觉得Zach说什么对他都是魔咒,只有答应的份,“我不想失去你,更不想和你分手。”他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清。

      “你永远不会失去我,Chris。”他在向他保证。

      “你不知道我这些日子都是怎么熬过来的,我从没想过和你分手。我只是,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让我们的关系,不危及你。”

      “Zach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Chris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  “Zach,我要是能让你昏了头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哦,Chris,”Zach这回是真笑起来,“你早就让我昏了头了。”

      他脸上渐渐露出伤感,“Chris,你不知道,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是什么滋味,我七岁时就尝过了,再来一遍,还是由我造成的,我想我承受不了,我可能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Zach,停!”Chris可不想听他继续往下说出些更可怕的话来,“我再去拿些酒,你想喝什么?”

      “Salty dog(咸狗)。” 

      深夜,Chris随着众人离开后,又悄悄返回。

      Zach在庭院里等他,他们前后踏进三角大浴缸里,Zach帮着Chris揉头发,突然就停了手。

      Chris还在无聊地弹泡泡,回头发现Zach的表情十分难过。

  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  “Chris,你怎么多了这么多白头发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都35了,老了呗。”

      “34!你要老了,我成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“要找小鲜肉的老不死呗,比如某个小了整整一圈的漂亮模特。”

      “Chris!”

      Chris已经从浴缸里跳出来,裸着身和Zach在浴室里奔逃起来。

      Zach终于堵了他的去路,把他扑捉在淋浴间里,热水淋漓而下,Chris被囚到墙角,Zach摁着他的手腕,一遍遍,狠狠占有了他。

      凌晨的时候,Zach再度失眠醒来,他看着Chris的睡颜,在枕间摸索到几根浅色的头发,他捻着它们,对着外间漏进的灯光看了看,悲伤将他淹没。

      Nothing gold can stay.

      哦,Chris,我要怎样才能让你好好的。

      Zach的后背忽然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,Chris倚上来,将他整个揽在怀里。

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Zach,你失眠了?”

      “嗯,没什么,有一阵了。”

      Chris没说那些看医生的话,只是紧紧搂着他,吻他的颈肩。

      “Zach,你准备一直这样吗?你让我好好的,自己却把自己照顾得这么差,你叫我怎么好好的?

      如果我答应你好好的,你是不是也答应我好好的?Zach,你禁欲、失眠,各种和身体作对,你这样子下去是不行的。你得过正常人的生活。也许,你该找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你劝我找别人?”Zach一下子翻过身来。

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Chris叹了口气,想了想措辞,“你和我不一样,在那种事上我们的行事风格差太远了。我和那些姑娘你情我愿,没人当真,我明明白白戴着尾戒,而现在的姑娘们强悍着呢,各取所需罢了。你不一样,你有信仰,对待这事要认真得多。

      我怕你对别人动感情,但比起这个,我更觉得,如果我不在你身边……”

      Chris心里一痛,差点说不下去,“至少你病了,会有人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还没老到要找保姆。”Zach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  “都要四十的大叔了,别逞强。别以为我没看到厨房里又多了一堆维他命。”

      “Chris,你个密探!”

      “等你屋子里住进了别人,我保证眼睛不再乱瞟。”

      第二天,Zach和Chris才看到Babar把他俩卖了,那是两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偷拍的,他俩当时喝多了,又说着彼此的事,表情都有些低沉,神态却亲密投入。

      Zach问了声,没想到Babar对他道:“老兄,你俩上次生日会时就有些疙瘩,我俩都看出来了,这次还不赶快和好。我发这推就是想提醒你们俩,去年还标榜Comrade in arms呢,今年就吵架,还不赶快Brothers in arms。”

      Zach如果不是在电话里,很想当面翻个白眼给Babar,Babar仍不知死活地继续在电话那头唠叨:“再说了,你和Chris哪里需要担心什么负面新闻?你不是早交了新男友了,那个模特?”

      “谁告诉你的?!”Zach这下真被嚇到了。

      “别紧张,Zach,没什么确切的说法,就是有些人看到你认识了个漂亮模特,然后,不时还会看到你俩一起什么的,然后,你这个情况,自然就有些传闻了,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  Zach突然意识到Chris为什么昨晚会对他说那些话了,他肯定听到风言风语了。

      自从Chris在生日会上敏感地提醒过Zach后,Zach确实有留意过Miles,可Miles半点不露痕迹,这一个月来,他们仍像朋友一样往来。

      Miles有种和Chris不同的纯净,如果Chris是水晶和钻石一样的闪耀纯粹,那么Miles就是某种黑色的宝石,颜色越暗越深,则质地越纯,越能隐藏起某种力量。

      几周后,Zachary去参加Comic-con大会,他本以为可以轻松一天,然而走到哪儿,老天都不准备放过他,保安在查验进场的时候,对着对讲机道:“我这儿来了位人物……Zachary Pinto?哦,Zachary Quinto。”

      Zach突然想笑,这开场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  他当然知道,有粉丝会把他和Chris配成对,Pinto,这个名,他其实觉得还蛮有创意,虽然顺序错了……。

      该叫Quine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  再回纽约时,Miles突然就向Zach摊牌了,Zach想也没想,拒绝了他。

      然而接下来的对话,让Zach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  Miles直接的吓人,“我知道你爱着ChrisPine,他也爱你。但显然,你们有什么原因不能在一起,我不好奇那原因。我只想你知道,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陪你吃饭,看戏,上超市,给你打扫房间,照顾你和狗狗们,包括去各种活动上装样子。

      最重要的是,我不会阻止你去找Chris,我爱你是我的事,怎么处理也是我的事,既然我爱上你的时候,你就和Chris有着关系,那它就是你的一部分,我能接受。所以,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。” 

      Zach目瞪口呆,以至于过了半分钟,问出了这辈子最失礼的一句话:“你们时尚圈常这样吗?”

      Miles半点不生气,认真回想了下他知道的圈里人,才道:“以这种形式随便玩玩的很多,像我一样认真的很少。”

      Zach知道Miles很特别,他确实被他的某些特质吸引,不然他不会冒着Chris误会的风险,还继续和他做朋友,但是他从没认识到他这么特殊。

      他突然明白了Miles那隐藏在黑色宝石后的力量,那种纯然的破除和藐视世间法则的力量。他突然明白了时尚圈的老妖和掌镜们到底看中了他什么,不是那张漂亮的脸蛋,而是那隐藏的气质。

      这纯净得近似某种邪恶的力量,让Zach想到了堕天使,无论是曾经天堂还是后来地狱,都不能否认那力量的纯粹。

      他是极美的,不屑刻意诱惑,充满无畏。

      Zach拒绝了Miles,但Miles强悍的美给他留下了极深印象。

      8月,Chris生日的时候,Zach给他打电话,聊着聊着,Chris突然道:“Zach,我和Miles聊过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 Zach觉得自己真的老了,小心脏根本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  他故作镇静地问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  “几天前,有个时尚颁奖典礼的晚会,结束后的酒会上聊了两句。他们当模特的都像他那么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  Zach再镇定不了,声音透着紧张,“Chris,你指什么?”

      “我很久没进行过这么直接高效的谈话了。他说,你喜欢他,但还是拒绝了他,他会继续追你,直到你答应为止。他问我能不能当他的说客,我问了他对你的看法,他回答得不错。Zach,我觉得他能把你照顾得挺好。”

      Zach怒了,对着电话吼:“你有必要在今天说这个吗?你真不怕我爱上他?!”

      “小心,Zach,说话小心。”Chris难得说话透着森冷,“你以为我不想当场揍他吗?可是他一点都不在乎,你知道吗?我看着他的眼睛,他真的一点不在乎。他比我们小了十来岁吧,我实在弄不懂这小子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为什么今天说?因为我TM的今天又老了一岁!Zach,我连胡子都有些白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哦,宝贝,我总是比你老的,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“也总有漂亮男孩比我年轻的。”

      “Chris!我们能不能不谈这个。”

      “好,不谈。”

      两天后,Zach经过一家慈善机构时,看到墙上的铭牌上刻着特蕾莎修女的话,“如果我们难以和平处之,那是因为我们忘了我们属于彼此。”

      他把这话发上了推。

      Chris第二天清早回了他一条讯息,也用了特蕾莎修女的话。

      “我发现如此悖论:当你爱而成伤,反而无可受伤,唯爱愈浓。”

 

      纽约入秋的时候,Zach病了,发了三天高烧,后头又低烧了几天,Miles给他做饭,跑腿、遛狗,夜里雨下个不停,Miles干脆暂时搬了进来。

      Chris打来电话的时候,Zach老实说起这事。

      他们有过约定,病了要告诉对方。

      Chris问Miles在吗,Zach抬眼就见到坐在他床脚处的Miles,正大大方方在一旁竖着耳朵,他只好把电话递过去,看着Miles巨细靡遗地汇报他这几天的情况,显然他自己是不会在电话里和Chris说这些的。

      Zach忍不住对Miles大声喝:“那是我的电话!”

      “哦,对哦。”Miles对着那头的Chris道:“下次你直接打我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  Miles挂了电话递还给Zach,“Chris说,我可以不用急着搬走。”

      Zach大骂,“这是我的公寓!”

      趁他病,要他命。他们俩自个儿就商量好,把他给解决了。

      Zach觉得自己才下去了的烧,又蹭蹭地窜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等到几周后,Chris再翻杂志的时候,铺天盖地是Zach承认了Miles的男友身份。

      Chris抬头,望见卧室里正将购物袋里的衣服分挂起来的Zoe Kravitz,这是他的新女友。

      世界是荒谬的,然而更荒谬的,是我们的心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大家大概都见过上面这张,但见过下面对称的这张吗?


这才叫bros in arms, 我怀疑Babar是知道他们的习惯性小动作的,才故意拍了那张,说了那句话。


Zach关于pinto的推文。


下面让大家感受下纯粹美丽的邪恶力量(miles是真的有这面)

这样的美人才能和Chris相提嘛,不然看惯了Chris的Zach要怎么入眼(当年大家都是颜值巅峰)


Zach发过的药包,看到时能把人吓一跳。



Zach发的特蕾莎修女的话。补充一点,Chris是和特蕾莎修女同一天生日……

Chris引用的那句原话:I have found the paradox, that if you love until it hurts, there can be no more hurt, only more love.


《My Captain》其他章节链接





评论(18)
热度(52)

© 尤兰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