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,偶尔写诗,喜欢电影

无法拒绝的提议(四)

配对:Zach/Chris

简介:黑手党背景,LA上演,Zach是大佬,Chris是警察,有甜有虐,HE。

(明天大结局,可能每章都是一个surprise……欢迎留言感想啊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第四章

      Chris出狱之后,Zach给他的提议是进派拉蒙。Chris没有拒绝,他早就是Zach的人了,身上留着案底,整个世界已抛弃了他。

      Zach的小兔子或者派拉蒙的那只漂亮兔子,现在许多人背地里这么称他。

      Chris表现得好似完全不在意这些,他受过的良好教育,在警校接受的各种训练,以及对警方的全面了解,一切都在帮助他迅速在帮里以实力说话。

      不到三年,他就已经爬到了Simon之下的位置,没有了哥伦比亚,现在是五大帮了,五大帮里如今每天都有人在谈论他。

      这是六月的一天,Chris带着几个手下去处理生意时,遇上了巡逻警,他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,Chris迅速掏出手枪抛给手下,让他们先撤。

      警车很快赶了上来,一高一矮两个警员下车,矮个的掏出棍子指着Chris道:“趴下!我们怀疑你非法持有武器。”

      持械警员的脸色让Chris想起那个夜晚折磨他的哥伦比亚打手。

      他的直觉是对的,他只是趴到地上的动作稍微慢了些,就被抽了两棍。

      “叛徒!人渣!”他们拽着他的金发摁到土里,边踢他,边咒骂。


      Chris回到别墅时,Zach一个人等在底楼的客厅里,诺大的屋子,走廊和大厅里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  Zach听到下面来报,而Chris许久未归,他就已经料到了可能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  他遣开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  Chris脸上带着伤进来,Zach站起身,伸手扶了他一把,Chris轻哼了声。

      “要叫Karl吗?”

      “不用,没有伤到骨头。他们也没太过分,我身上没有任何武器。”

      Zach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夜里,Chris睡下后很久,Zach突然道:“我真希望能让你远离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  Chris那头没有任何声响,但Zach知道,他还醒着。

      又过了很久,Zach都快睡着了,Chris翻过身来,“Zach,人生总有些事,我们是逃不过的。”

 

      几天后,是月末的最后一个周日。

      “Chris,你今天要去看你母亲吗?” 

      “嗯,老样子。我下午就回来。晚上你要和环球谈生意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“是,晚上我需要你。”

      Chris去看了母亲,但只逗留了一个小时,然后他的车还停在老房子的门前时,他从后门溜出去,晃进一家电影院里,摸到2号放映厅的K排27座。

      LAPD的副局长Bruce Greenwood坐在K排29座上,这是电影院左边角落最后两个座位。

      Chris直接进入主题,“派拉蒙今晚要和环球谈生意,我会负责和环球的具体商议,等协议拟定后,我就能接触到他们洗钱的关键证据。这笔生意太大了,他们一定要动用渠道才能解决资金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“看来,五大帮的证据就快收集齐了。”Bruce十分感叹,“Chris,我想不到你出狱不过两年多,就已经取得了这样的成果。”

      黑暗里,Chris沉默了下,才道:“有些事不等人。”

      Bruce叹了口气,“我一直不同意你这么做,我现在还是觉得以后没脸见你的父亲,但是,Chris,你是你父亲的好儿子,他该为你骄傲。”

      Chris想起了那本书,那本他常常想起的《人类生存的意义》,人类是无意义的,理性败在了各种各样的情感欲望之下。

      Bruce又接着问他,“派拉蒙真的没再干违法的事?”

      “还剩些灰色生意,其他基本都合法化了。如果没有之前Frank Quinto的牵连,如果我们是Zach上位后才开始调查,派拉蒙估计在法庭上能摘清大部分。现在环球由小的一辈接手,他们和Zach的想法挺相近的,也在加速漂白。再晚些,可能都会被他们逃掉。”

      “Chris。”

      “什么,头儿?”

      “呃,算了。我想你都知道,要小心,小心Simon。”

      “不用小心Zach?”

      Bruce扭头看向Chris,“孩子,有些话我本不想说的,然而,不是作为你的局长,而是作为你父亲的老朋友,我得说,别以为我听不出你说的不能等的意思。

      Chris,别把你自己逼得太紧了,别为你对任何人产生的任何感情感到负疚。你经历了那么多折磨、创伤,而我们却连个心理评估都没法给你做,更别说帮助了。”

      Chris在黑暗中彻底沉默了,几分钟后,他站起来,“等拿到证据,我会再联络,到时局里告诉我行动时间就行,不用再见面了。” 

      “Chris,我们成功后见。”

      夕阳开始落下的时候,Chris又从后门进入了家里,母亲依然什么也不问,她将新烤的蛋糕给Chris带上。“给Zach尝尝,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  “哦,妈妈。”Chris抱着母亲,吻了下她的额头,他托着蛋糕走进车里,现在他开的已经是价值上百万的1964年保时捷,他发动汽车返回了别墅。

      Chris托着蛋糕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台阶,穿过大厅,西边的小会客厅里,Zach正在签阅文件,Chris将蛋糕放在另一边的圆桌上,Zach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  “她说带给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  Zach笑起来,他招来女仆,当即就要尝一块新鲜的。

      暗地里跟踪Chris的人正在花园里向Simon汇报:“溜出去看了场电影,感觉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“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?”

      “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“上次是去书店?”

      “嗯,在几家小书店逛了逛,有些待得久些,有些很快就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好的,没你什么事了,去干活吧。”

      晚上,Chris陪着Zach很顺利地把生意谈成了,环球正式成为派拉蒙最大的合作伙伴。

 

      Zach发现Chris近来偶尔会走神。

      初夏的早晨,花园里满是庭院玫瑰的芬芳,Chris支着下巴坐在那儿,他面前细白棉布铺满的早餐桌上摆满新鲜牛油、水果和面包。

      Zach坐在他的对面,看着Chris又一次短暂走神后,开口道:“Chris,你有想离开我吗?”

      问话来的太过突然和尖锐,Chris几乎来不及掩饰,他只能转过脸来反问Zach,“怎么了,为什么这么问?”

      “Chris,最近你有时会心不在这儿,我想不出生意上有什么事会惹得你心烦。如果你真的喜欢上别的什么人,我希望你告诉我,如果你只是想找女人,这个就太好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Zach,我不需要什么女人,也没喜欢上什么人。我承认我最近想得有点多,但不是想离开你的事,我在想一些未来的事,派拉蒙的未来,五大帮会是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  Chris知道他撒谎肯定逃不过Zach的眼睛,所以他挑了事实来说。

      此时,有帮众来汇报事务,他们的谈话就此被打断。

      几天后的深夜,Chris失眠,他游荡到书房里,随意捡了本书,打开,坐在立式壁灯下,半天没有翻动一页纸。

      他在想Zach,他始终对他恨不起来,Zach逼过他两次,一次是为了自保,一次是为了保他。也许还有第三次,至于那次是否算得上一个逼迫,Chris自己都有些道不明,他还记得他的话,他只是个可悲的人类。 

      而他自己又何尝不是。

      Zach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书房门口,走廊的灯光从他背后射来,勾勒出他修长完美的身影,Chris没有站起来,他在等Zach走近。

      “Chris,不介意我和你一起读会儿书?”

      Chris笑起来,他觉得Zach一定知道他只是睡不着。 

      他将书本一合,随手搁到地上,“Zach,我有些话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  Zach走过去,他没有坐到对面的椅子上,而是直接靠到了Chris窝着的小沙发扶手处。

      他从一旁的圆桌上,抽出只雪茄来,剪开,点上,火光在黑暗中明灭。

      “说吧,我们很久没有聊聊了,我还挺怀念监狱里那些聊天时光的。”

      “怎么,出来后我们总是忙着做,搞得没空聊吗?”

      Chris带着颜色的一语双关,把Zach彻底逗笑了。他突然意识到,Chris和当初那个墓地里的新警察已经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  他深深抽了口雪茄,随着烟圈也吐出叹息,他将雪茄递给Chris,Chris自然接过,显然习惯了这种传递。

      “我们是做了不少,Chris,那是因为……你知道,我有多渴望你,永远不够。”

      Chris吐出烟圈,袅绕的白雾让他看起来多少有些忧伤。

      “Zach,你有想过要个孩子吗?”

      Chris能够明显感到Zach散发的气场顿时变了,他对他的问题,简直像面对五大帮首领聚会时那样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  “Chris,看着我。”Zach倾身望进Chris的蓝眼睛里,“我不需要孩子,我是教父,有数不清的教子。我还挺偏爱他们中的几个的,有男孩,也有女孩,我发现他们也爱我,尤其那些失去了父亲的孩子们。我觉得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  Chris,你想要孩子吗?如果是,你知道,我不会反对的。”

      “不,Zach,孩子是我最不想要的。”

      “Chris,你不喜欢孩子?”

      “我只是背负不了太多。”

      他俩就此交换了一个眼神,不再继续。

      Chris起身倒了点威士忌,他将酒杯递给Zach的时候问:“Zach,这样的日子,你会怕有什么意外突然发生在你身上吗?”

      “Chris,”Zach伸手揽紧Chris的肩,他吻了下他的额头,然后和他紧挨在一块儿。“如果你是说死亡,我不怕。”

      “父亲被暗杀的时候,我七岁,在这之后我见过太多的死亡。我想我比常人更了解死亡的本质——死亡是为了让你意识到你还活着。然而活着,有很多事我们是没法选的。

      我没法选我的姓氏,我出生就要背负Quinto家的命运;我没法选我的性别,也没法选我爱上的人的性别;我必须要去完成的使命,我也没法选,但是怎么做,我想我可以选。活着,我就要在怎么做上按我的心意来!

      死亡是没有第二选项的,是上帝送出的你无法拒绝的提议,而活着,才会有选择。”

      Chris静静听完,他起身,拉着Zach来到窗下的那张长榻上,月光流离,他压着Zach,从他的胸口一路往下抚触。

      Zach睁大眼,看着Chris,脸上有些许惊喜讶异。

      “Chris。”他呼吸急促地唤他。

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“我爱你……你知道的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第五章(结局)链接




评论(22)
热度(46)

© 尤兰达 | Powered by LOFTER